国企平台徽盐金融超800项目逾期 集团垫付过亿元国有资产

中国金融信息网2019年07月12日11:26分类:货币

新华财经北京7月12日电 近日,多名企业界人士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诉称,他们通过徽盐金融出借共计数亿元逾期了,涉及800多个项目。

为弥补出借人的损失,徽盐金融已经将近几年的盈利、3000万资本金垫付进去,公司国资股东方安徽省盐业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徽盐集团”)也拨款了5000万元进行垫付。

抵押物审核存风控漏洞

作为徽盐金融的控股股东,徽盐集团的出资方为安徽省国资委

根据徽盐金融官网提供的数据显示,截至今年6月末,公司逾期金额为5.74亿元;逾期90天以上的金额3.18亿元。

《中国经营报》记者调查发现,徽盐金融存在不少问题,包括部分贷款抵押物的真实性未做审查、部分债权逾期后没有依约回购、出现大量逾期后仍在发标、通过下属资产管理公司构建资金池等。

徽盐金融一名业务经理坦言,徽盐金融确实存在未核查部分材料原件,就向企业发放贷款的情况。“交到我们这边的证明材料肯定有假的,要不然我们也不会报案。”他说,“证明材料复印件的电子版发给公司,我们就放款了,公司里并没有制定要看原件的规定。”

7月4日,徽盐金融副总经理告诉出借人,公司合作的一些借款企业、渠道商有还款能力,但一些企业的实际控制人已被警方拘留,或已被法院判刑,还款困难。

根据徽盐集团方面公告,徽盐金融在贷余额中,有实物抵押及国有担保公司担保的占比70%,通过和渠道商合作(包括车辆抵押、质押)、股权和设备质押、信用保证的占比30%。

记者发现,一些质押的股权已经一文不值。根据出借人透露,智慧超洋(833289.OC)在退出新三板之前,曾以股权质押的方式通过徽盐金融融资2100余万元。“当时看重它是新三板挂牌企业,没有要求抵押物,而是采用了股权质押的方式进行融资。”徽盐金融业务经理说。然而,智慧超洋因负债太多致公司账户及资产纷纷被冻结,2018年退市后申请了破产重整。

根据徽盐金融出具的《小微企业在贷项目统计表》显示,名为“硕德”的渠道商,向小微企业及个人发放了大量贷款。

上述业务经理告诉记者,宿州市硕德汽车销售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硕德公司”)逾期贷款超过5000万元。作为徽盐金融的渠道商,硕德公司涉嫌注册空壳公司,伪造车辆管理所车辆登记证件,通过抵押担保方式融资。

徽盐金融公告称,6月6日,公司配合安徽国资委,向安徽省公安厅汇报了硕德等案件推进情况,省公安厅督促属地公安机关加快案件推进,加快对底层借款人的追缴。

7月4日,徽盐金融副总经理说,在安徽省公安经侦总队的要求下,安徽宿州经侦对硕德公司的资金流水、业务模式进行了二次调查。“宿州经侦成立了专项工作组,查封了硕德公司的账目,监管其财务人员及资金账户,接管了其质押的49台车辆、抵押的99台车辆,约谈了部分底层借款人。”

目前,徽盐金融正组织对逾期企业的清收、还款。方式包括现场催收、起诉等。5月31日至6月27日,逾期企业共还款560万元,约占总额1%。

如此回购

按照徽盐金融与投资人签订的出借合同约定,如果债权发生逾期,会由融资担保公司担保、回购。记者在调查中发现,合同中约定的担保方安徽徽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徽盐资管”),是徽盐金融与渠道商共同筹建的。

上述业务经理告诉记者,成立资管公司是为了防止渠道商不给钱,由资产公司回购其债权,但后来资管公司的资金都垫付完了,而缺口越来越大。“徽盐资管现在已经没钱了,只剩下人了。”

作为徽盐资管的出资方之一,康鑫公司股权投资的数百万元已经垫付了徽盐金融的部分欠款。“康鑫公司王老板之前投资了900万元到徽盐资管,目前全部用于垫付公司欠息。”

他还表示,王老板在成为徽盐金融的渠道商后,又通过徽盐金融融资了1700万元。“也就是说他还有800万元需归还,7月3日刚还了15万元。”

记者查阅工商资料发现,徽盐资管的股东还包括认缴500万元,占10%股份的安徽首誉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首誉公司”)。不过,徽盐金融业务经理表示,首誉公司出资并没有实缴到位。

出借人说,安徽首誉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与首誉公司实控人一致)通过徽盐金融二次放贷至少3000万元,全部逾期。记者多次致电首誉公司负责人,均未能接通。

徽盐金融业务经理说,公司已起诉首誉公司,并于6月底到法院递交了材料,第一阶段起诉1500万元。

此前,徽盐金融副总经理告诉出借人,首誉公司抵押了21套房产,担保债权金额1572万元。公司已做好诉讼准备。

目前,徽盐金融员工被要求降薪反思。徽盐金融业务经理透露:“工资减少了,按60%发了有大半年了,7月3日还开会说要在减少的基础上再减少,估计有一批人要走了。”除此之外,徽盐金融原董事长徐静文、总经理谷新生已被免职。

逾期后,徽盐集团董事长马占文等人,与出借人签署了会谈纪要方案。

方案为:“对徽盐金融因违规经营而造成的借款逾期和展期,由集团公司收购债权,分类、分批次代偿。对徽盐金融经营管理出现的违规问题,进行全面调查。”方案上面有徽盐集团、徽盐金融的公章,和马占文等人的签名。

不过,徽盐集团之后拒绝履行该方案。出借人说,这是由于方案被安徽省国资委否决了,理由是“防止国有资产流失”。

“徽盐金融自成立乃至发生大面积逾期以来,安徽省国资委对徽盐金融仅进行了几次形式上的风险警示,并未采取真正行之有效的措施,这助长了徽盐金融的违规经营行为、默许了徽盐集团的消极不作为。”出借人说。

安徽一名国企人士告诉记者,安徽省国资委虽然态度较好,愿意配合公安、纪委调查,但不愿通过行政程序,来要求其国有担保公司代偿,理由是经济纠纷要走司法程序解决。

徽盐金融业务经理则透露,经安徽省国资委批准,徽盐集团已经为徽盐金融垫付了5000万元。此外,徽盐金融已经将3000万注册资本金、盈利等资金垫了进去。

安徽盐企改革后遗症

在2015年的安徽省盐业工作会议上,安徽省盐业总公司(徽盐集团前身)宣称,要发展小额贷款、典当、互联网金融等非盐产业。

但这场声势浩大的盐企“触金”,却因徽盐金融的逾期而遇阻。

徽盐金融宣传手册上写到:徽盐金融是安徽第一家省属互金公司。徽盐集团与安徽省盐务管理局一套机构、两块牌子,合署办公。

在2015年创立时,徽盐金融被安徽省盐业总公司视作进军非盐产业,赚取利润的“利器”。在2015年的安徽省盐业工作会议上,安徽省盐业总公司宣称,安徽非盐业态收入占比已达86.2%,利润占比已近70%。

根据安徽省盐业总公司上报安徽省国资委审批的改制方案,前者在发展主业的同时,还发展了房地产开发业、钢材贸易、小额贷款、典当、互联网金融等非盐产业。徽盐金融正是属于互联网金融业,是安徽第一家省属互金公司。

2017年9月,徽盐金融进行了增资扩股,引入了员工持股,注册资本由1000万元增至3000万元,徽盐集团实缴出资增至1530万元,谷新生出资增至455万元,为公司第二大股东。

对于股改,徽盐金融方面称,这扩大了员工持股范围,公司经营层及业务骨干占股27%,是平台良性发展与内部激励机制优化的一项重大举措,既能鼓励员工积极履行岗位职责,又能让员工分享公司经营成果,员工与公司共担风险、共同成长。

股改后的短短1年多时间内,徽盐金融累计交易总额 从30亿激增至46.8亿元。这也使得更多的资金被卷入风险中。

合肥一名国企人士对记者说,国企股权变动应当进行严格的制度约束,防止股东受利益驱使(比如参与分红)等,要求企业盲目扩大规模、激进展业,从而滋生出风险。

记者从安徽省委第七巡视组了解到,2018年3月至5月对徽盐集团巡视时发现了一些问题,其中就包括类金融等领域问题多发。徽盐集团类金融缺乏专业人才,缺少市场研判,盲目大举进入金融市场,安徽盐业小额贷款有限公司停摆,逾期贷款占贷款余额的74%。

徽盐集团公布的整改措施有:小贷公司清收逾期贷款,有序退出,维护国有资产权益;徽盐金融合规整改,化解存量风险,稳健经营,逐步转型为金融科技公司。

不过,出借人向记者表示,徽盐金融从2018年4月起,以提高借款年化利率为诱饵,继续吸引出借人投标。记者在徽盐金融官网看到,借款年化利率最高可达12%。

编辑:孔瑞敏

声明:新华财经为新华社承建的国家金融信息平台。任何情况下,本平台所发布的信息均不构成投资建议。

新华社民族品牌工程:服务民族企业,助力中国品牌

新华社品族品牌工程

(广告)

[责任编辑:周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