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外汇 > 币种专区 > 其他币种 > 汇率趋向均衡 专家建议扩大人民币汇率波幅

汇率趋向均衡 专家建议扩大人民币汇率波幅

中国证券报2011年07月20日07:08分类:其他币种

核心提示:7月21日,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迎来6周岁。专家认为,可适当扩大人民币汇率波动幅度,进一步增强人民币汇率弹性以应对国际国内经济金融形势出现的新变化。

  7月21日,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迎来6周岁。6年来,人民币汇率波动幅度、灵活性有所加大。在当前经济出现减速势头、人民币对美元出现较大升幅的情况下,未来人民币的走势牵动人心。专家认为,可适当扩大人民币汇率波动幅度,进一步增强人民币汇率弹性以应对国际国内经济金融形势出现的新变化。

  趋向均衡

  2005年7月21日起,我国开始实行以市场供求为基础、参考一篮子货币进行调节、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几年来,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有序推进,取得了预期的效果,发挥了积极的作用。

  在此期间,中国人民银行于2007年5月18日宣布,自5月21日起银行间即期外汇市场人民币对美元交易价浮动幅度由千分之三扩大至千分之五。

  2008年7月底以后,在国际金融危机最严重的时候,许多国家货币对美元大幅贬值,而人民币汇率保持了基本稳定,为抵御国际金融危机发挥了重要作用,为亚洲乃至全球经济的复苏作出了巨大贡献,也展示了我国促进全球经济平衡的努力。

  2010年以来,全球经济逐步复苏,我国经济回升向好的基础进一步巩固,经济运行已趋于平稳,中国人民银行于2010年6月19日宣布,将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增强人民币汇率弹性。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所综合研究室主任陈道富认为,汇改以来,人民币汇率的波动幅度、灵活性都加大了,人民币汇率也逐步趋向均衡价格,为其他的改革奠定了基础。

  社科院专家刘煜辉表示,汇改为我国建立有管理的浮动汇率的目标做了探索,也放宽了人民币汇率的波动区间。但是,人民币单边升值的预期并没有根本性的改观,最大的改变体现在人民币对美元的汇价上,出现了25%至30%左右的升值。他认为,由于人民币汇率背后的整个宏观机制没有发生根本性变化,所以升值预期没有办法消除。

  值得注意的是,自去年6月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以来,尽管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已累计升值超过5%,但人民币实际有效汇率贬值2.29%。

  改革驶入“深水区”

  通过汇率政策与结构性政策相配套,缓解通胀压力、促进资源配置优化,是汇改的重要内容。6年来,人民币汇率改革在扩大进口支持内需、推动更多资源向内需部门分配方面起到了一定的积极作用。

  但在当前经济增速可能放缓的背景下,依然较强的升值预期、热钱流入、持续升值对出口产生打击等一系列问题也向汇率政策提出了疑问。

  对外经贸大学金融学院院长丁志杰认为,人民币升值对我国出口、就业的负面影响,一直是决策者所纠结的,但是关于汇率变动的影响存在很多误区。

  他认为,人民币汇率变动的短期影响被夸大了,尤其是在GDP和就业方面,但长期影响被严重疏忽,比如经济结构效应。回归均衡水平的人民币升值对贸易部门的冲击,更多的影响是短期的,中长期来看升值压力推动产业结构的升级,将使中国经济和商品在新的更高平台上重新获得国际竞争力。

  刘煜辉认为,人民币的汇率问题,实际上是宏观经济的结构问题。而目前巨大的升值压力,源自于我国连年的经济增速过快和劳动生产率不断加速。我国目前的汇率问题,可以用“巴拉萨—萨缪尔森效应”来诠释,实际汇率升值=名义汇率升值+内外通货膨胀的差异。

  他表示,由于我国由经济投资拉动的经济增速过快,产生了实际汇率上升的需求。而如果不能使得名义汇率有效上升,则必然会导致通胀的上升。所以,目前人民币汇率处于“对外升值、对内贬值”的矛盾状态。

  他表示,一方面,中国经济发展需要减速、政府投资要得到有效约束。另一方面,可以从等式右边着手,即通过名义汇率的升值,来抑制通胀,但是具体效果取决于经济体的内在体制因素。如果名义汇率上升,同时资源从贸易部门转移至非贸易部门,则非贸易部门可以发挥平抑物价的功能。

  然而,就我国国内的现实情况来看,实际汇率的上升不仅没有抑制通胀,甚至加剧了通胀。因为从贸易部门转移出来的资金没有去处,也不能很快的进入非贸易部门,因为在某些非贸易部门有很强的垄断,抑制了民间资本的投资。因此,直接导致资金流入了虚拟经济,比如土地、房地产等领域,并演变成为新的通胀压力。

  刘煜辉称,目前的经济增速放缓,是经济发展规律的表现。而且,经济减速,从微观来看,可以给人民币持续的升值压力减压,人民币升值预期会随着经济的减速而下降。

  丁志杰还认为,人民币汇率升值并不是治理通胀的工具,但具有抑制通胀的作用。人民币升值预期是造成热钱流入的重要原因,当前应该加强热钱流入管制。

  可适当扩大波幅

  未来人民币汇率将走向何方?观察当前的汇率水平,似乎很难定论。

  尽管人民币单边升值预期仍然存在,但陈道富表示,目前在香港外围市场,人民币并没有显示强烈的升值预期,某些时候甚至还贬值,国际市场也有做空人民币的声音。就现实情况而言,人民币汇率已经逐步接近市场的均衡了。

  刘煜辉也认为,目前人民币的名义汇率,是否均衡或者超调,还不能下结论。因为在短期压力下很难判断汇率调整是否已经到位,甚至不排除目前的人民币币值被高估的可能。

  不过,两位学者均表示,当前可适当扩大人民币波动幅度。

  陈道富指出,应该进一步提高人民币汇率的灵活性和弹性。现在适当扩大波幅已具备条件。2011年上半年的跨境资金流动中,我国的累计顺差为449.3亿美元,FDI(实际使用外资金额)为608.91亿美元,而截至6月末的外汇占款余额达24.67万亿元人民币,较2010年末增加20,885亿元人民币。也就是说,这其中相当一部分的资金,并不在贸易或者FDI项下,因此,金融性的因素在汇率波动中,已经占到越来越重要的份额。未来我国如果仍要以刺激经济发展为主,还是要坚持有管理的、逐步的升值过程。

  他表示,经济出现一定的下滑,是经济结构转型过程中所必须经历的。因此,需要汇率具备适当的弹性,反映出国内以及国际市场的金融性的波动。而且,为了抵御国际经济波动,中国应该适当加大人民币汇率的波动幅度。目前国际金融市场还不稳定,尤其要考虑美国国债违约、财政赤字等情况,我国不能把国际上的负面因素过多的引入国内。

  陈道富认为,人民币波动对于出口的影响是双重的,应加大汇率弹性,不一定是升值,也有可能贬值。而且,如果人民币略有升值,相关部门也应配合汇率波动风险管理的手段,进而增强国内企业抵御汇率风险的能力。

  刘煜辉指出,应该适当扩大人民币汇率的波动幅度,合理的汇率波动会使人民币汇率更接近均衡水平。由于目前的中国经济增速、投资增长仍较快,人民币波动幅度也需要放宽。等人民币汇率逐步到了均衡点,即使汇率机制放开,人民币币值也不会发生巨大波动,而是由市场的供需来决定。

  此外,丁志杰表示,对于当前向均衡水平调整的人民币升值,不会成为新的危机的根源,但要防止在错误的时间点做正确的事情。

[责任编辑:赵丽梅]

分享到:

视觉焦点

  • 曼谷:疫情下出租车变“菜园”
  • 广西南宁:田园风光美
  • 秋水晨光绿城幽
  • 2021中国—东盟教育交流周开幕

关注中国金融信息网

  • 新华财经移动终端微信新浪微博